苦不堪言

2019-09-02 00:04

从匈奴使者的帐篷出来,巫师径直去见于阗国王,说:他梦见天神。天神质问:为什么要跟汉朝重修旧好?天神发怒了,要降灾于阗。国王一听,很害怕,忙问巫师有什么办法可以消灾。巫师说:消灾的办法有,那就得找一匹黑嘴的黄马,杀了它,祭祀天神。囯王犯难,说:到哪去找黑嘴黄马?巫师说:汉朝使者骑的就是黑嘴黄马。国王闻听,非常高兴,立刻派人去讨要。

他告诉田虑:兜题是龟兹人,残暴无道,疏勒民众恨之入骨,遇到危难,一定没人帮助他。我就派你一个人去招降兜题,他若肯从便罢,若不肯从,你就立即抓他来见我。

班超告诉大家:处死兜题,易如反掌。不过那样干会加深疏勒跟龟兹的仇恨,不如饶恕他,让他把我们的恩德告诉龟兹,使两国化干戈为玉帛,永久和睦相处。

田虑遵命,只身来到兜题王宫。他向兜题说明两国修好的意义,傲慢的兜题根本听不进去。兜题瞥了田虑一眼,看田虑瘦小文弱,更不放在心上,索性扭过头,给田虑一个后脑勺。田虑知道再谈下去已没必要,趁其不备,一个箭步蹿上去,伸手抓住兜题,拔出雪亮锋利的匕首,架在兜题脖子上。兜题的卫士被田虑的行动惊呆了,一醒过神来,四散逃跑。田虑将兜题捆牢,挟在腋下,纵身上马,奔驰而去,交差复命。

匈奴使者见汉朝使者到来,就绞尽脑汁想办法,要把汉朝使者赶走。于阗人很迷信巫术,无论是个人生死祸福,还是囯家社稷安危,都得请巫师作法决定。匈奴使者派人把巫师找来,让他依计行事。巫师哪敢不听,连连点头称是。

公元74年,班超一行继续前进,来到南路西端的疏勒国(在今新疆喀什)。疏勒国是西域南北两路的会合处。那时候,疏勒国正被西域北路龟兹国(在今新疆库车东) 控制着。龟兹国仰仗有匈奴国撑腰,派兵攻占疏勒,杀害了疏勒国王,派遣一个叫兜题的龟兹贵族为王。疏勒人民深受兜题残酷剥削压迫,苦不堪言。班超对这一切了如指掌。他率领部下,抄小道进入疏勒,在距兜题居住的宫城九十里外的地方驻扎下来,然后把智勇双全的随从田虑叫到身边,面授机宜。

班超出使鄯善国成功,将军窦固奏报朝廷,汉明帝表彰班超的机智勇敢,提升他为军司马,并派遣他再次出使西域,恢复汉与西域南路各国的友好关系。这次出使西域,窦固想让班超多带些人马。班超说:原班人马三十六名足够用了,如果遇到危险,人马多了,反而是累赘。就这样,公元73年的一个淸晨,班超带领三十六名壮士,又英姿勃勃地踏上西去的道路。

巫师听说要他亲自去牵马,并没有多想,就大摇大摆、神气活现地来到汉朝使者的驻地。他万万没有料到,刚一踏进门,还没张嘴,班超手起剑落,砍下巫师的脑袋。隨后,派手下人提着巫师的头,去见于阗国王,并且晓以利害,请他谨慎选择。

于阗国王对班超在鄯善斩杀匈奴使者的故事早有耳闻,今天又见他杀掉巫师,十分惊恐。经过思考,他毅然杀死匈奴的监督使者,重新与汉朝修复旧好。于阗百姓听到跟汉朝重归旧好的消息,无不欢欣雀跃。班超好言抚慰于阗国王、大臣,并赠给他们大量金银珠宝,鼓励他们与中原往来贸易。

班超一队人马,风歺路饮,晓行夜宿,经过鄯善国,来到西域南路第一个大国于阗。于阗原本跟西汉保持友好关系,西汉末年,国势衰落,匈奴趁机控制了于阗。班超来到于阗的时候,匈奴使者正坐镇这里,监督政事,所以于阗国王广德对班超一行很冷淡。班超决定先住下来,从长计议。

班超正坐在帐篷里思想如何开展工作,忽然于阗国王派人来,讨要黑嘴黄马去祭祀天神。班超立刻明白,这是匈奴使者的诡计。他想正好将计就计,痛快地答应献出自己的坐骑。不过,有一个条件,让巫师亲自来牵马。

班超一行押着兜题进了宫城。班超召集疏勒的文武官员和广大百姓,当众历数龟兹强占疏勒和兜题压榨百姓的桩桩罪行,激起疏勒人的强烈愤怒。在场民众纷纷要求处死兜题。

班超的这番话,让疏勒人十分感动,没人不佩服大汉使者的深谋远虑,连兜题也连连磕头,感恩戴德。班超又提议,立被龟兹杀害的疏勒王的侄子忠为国王,疏勒恢复独立自主。班超的提议,得到疏勒民众的热烈拥护。

至此,西域南路基本打通,关闭多年的玉门关重新开放。在西域南路,悦耳的驼铃声又叮叮咚咚地响起来,汉朝的丝绸、铁器和西域的宝马、葡萄又相互交流起来。

班超收服于阗的消息,不胫而走。西域南路的许多小国,闻风而降,主动跟汉朝修好。